“腌do鲜”:一名复旦教师的互联网“本帮菜”

2018-12-03   阅读:193

  腌笃鲜是一道上海本帮菜,而到了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这里,是让不同年龄的人在一起“慢炖”出特有味道。作为互联网治理创新课程的老师,郑磊在想的是:人人都在谈“互联网+”,如何用互联网的思维把跨领域、跨年龄、跨立场的创业者、研究者、管理者对接起来产生碰撞?

  这个最初由一笔3万元的活动经费作启动资金而起的沙龙,现实中带出了无限可能性:推出的“90后”创业者在高校阶段就得到市场的青睐,一同参与分享的“70后”嘉宾则惊叹年轻一代的行动力并很乐意给予,沙龙在“没钱缺人”的情况下获得不同机构、个体的热心“帮忙”……这恰恰暗合了这位“70后”老师将“笃”改成“do”的本意,saysay容易dodo 难(即说说容易做起来难),要做行动派。

  郑磊说,他就是要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把创新圈里的新人新项目新点子推出去,让人知道上海的创新界正在发生很多故事,“谁还敢说上海没有创新氛围?”

  “互联网+腌笃鲜=腌do鲜。”同理,教师郑磊给自己取了个互联网大名,叫郑老石。

  腌笃鲜,这道上海家常美食,是将咸肉、鲜肉和春笋先用烈火猛攻,再加小火慢炖。所以,郑老石做“腌do鲜”的第一步,是为每场沙龙物色邀请相同领域内3位跨界混搭的“70后”(咸肉)、“80后”(春笋)和“90后”(鲜肉),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熬出了一锅活色鲜香”。

  7月8日下午1时,郑老石到陕西上的一栋老房子里找人聊天。他跑去见的胡稼,是位“90后”创业者,在国家鼓励大学生休学创业前竟就先吃了“螃蟹”——大学二年级时,胡稼到某外资银行实习,因于将资源对接而赚得几百万元,之后他选择休学,直接开始了新一轮投向校园市场的创业。

  “我的产品‘校校’起先是做APP,而今是为全国的高校微信号做平台技术服务。”“校校”所做的事情并不复杂:开发一些通用模板,包括活动报名、抢票、投票、提案、失物招领等,供高校学生会等学生组织的微信主页君进行自定义使用。

  不过从APP转向服务商,胡稼经过了一番摸索,“其实前后的产品差不多是同一个概念,但在推APP的时候,花很大的代价也打不开市场,因为人家始终觉得APP是你的,不是他们自己的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团队有发现复旦大学团委在找微信技术服务,在帮忙解决问题的过程中,我发现国内的校园微信平台还处于初级阶段”。胡稼当即决定下架APP,转而做高校微信第三方技术服务。没想到,短短几个月,全国已经有200多家高校和“校校”进行合作。“你知道吗?现在都是各大高校自觉帮我们推。”

  “你这招太厉害了,这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啊。而且以后你去哪个平台,这些学校都会跟着你一起‘搬家’。”只这么一句话,胡稼两眼放光,立即觉得郑老石是“行家”。

  “很多人都会问我,你们把平台建立在微信上,以后微信不火了怎么办?我每次都要解释可以整体‘搬家’……”胡稼说。

  “你这么干还有数据搜集的功能吧,回头我们实验室的微信号也尝试一下你们的模版……”郑老石说。

  相谈甚欢之余,“腌do鲜”敲定一位“90后”嘉宾。而经过约3个小时的聊天,郑老石对胡稼来当嘉宾已经很有把握,接着想的是找谁和他搭配。

  当天下午4时许,郑老石“转战”常德上一家平台设计咨询公司,恰巧上海气象局来人探讨“如何通过鼓励市民参与气象信息搜集提供更加精准的天气预报”,因为要把其中一名讨论者叫出来,邀请者向在场的人介绍了郑老石。听说是复旦教师,大家客气地点头,而当他们得知郑老石就是“腌do鲜”的组织者时,表情一下变得热情,还要求参与讨论。郑老石也非常乐意,因为暑假中他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在不同的讨论中,为“腌do鲜”物色嘉宾。

新媒体

相关文章
这道菜恐怕是很多上海人的童年回忆,家里来客人了必做,肥肉部分是酥而不腻,非常好吃,但是你说这道菜会失传? 别看

老灵额!吃过这几家本帮菜才
真正的老上海,并不是看不尽的繁华热闹,而是在于魔都每一条老街上的本帮风味。 没有醒目招牌,极小一扇门面,老板黄

极富盛名的本帮菜“三大巨头
巡管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,进贤在上个月进行了一次整修,原本老旧的弄堂小马,变得愈发的干净整洁,逐步进入正规的管

风云主题 舌尖上的美味:调味
如今,调味品已与美食密不可分。调味品是一个完全竞争且看得见天花板的小行业,但是,正是这个小市场中,却崛起了多家